知识付费大发展,“付费”却非都得到“知识”

2019-05-13 14:57:22 来源: 新京报 作者: 刘天放 职员

知乎Live、喜马拉雅听书、豆瓣写作营、混沌大学……近年来,各类知识付费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用户从起初的质疑、不习惯,到如今乖乖上缴钱包。知识付费产业迅速发展的原因是什么?用户交了钱,就真的能学到知识吗?近日,有媒体针对知识付费如是发问。

知识付费,是把知识变成产品或服务,以实现商业价值,同时使付费者获取知识。知识付费有利于人们高效筛选知识,也能激励优质内容的付费平台形成良性竞争。据相关数据显示,知识付费产业预计到2020年规模将达235亿元。

然而,从反馈的信息看,知识付费并没有让人学到多少知识。就知识的购买者来说,知识付费难以见成效,主要是选择太多、时间太少,造成人们的决策瘫痪、选择的时间成本增加。时间有限,盲目跟风,以及知识宝库中的“精华”难觅,加上自律性差等,都导致“付费”并没有达到“知识”的预期。

而就收费方而言,付费平台把知识付费搞得越来越像一种“社交货币”。而花钱买来的“知识”,如果不是“物有所值”,接下来想再用“割韭菜”方式盈利,恐怕并不现实。高质量的知识付费产品,同样需要知识提供者的倾心付出。如果只是把一般性知识加以包装,进而形成“网红”或“粉丝”,这样的知识付费模式恐怕走不远。

客观地讲,移动互联网普及加快了生活节奏,人们害怕听到“你今年读了几本书”这样的问题,而知识付费的出现,恰恰契合了这种需求。但改变“感觉钱交了,知识就是我的了,课放在账户里,有效期很长,就更懒得去看了”这种现状,也还有一段路要走。

“知识焦虑”蔓延已成趋势,但如何缓解,并非只有“知识付费”一条路,但都需要认真投入相当的时间与精力。总之,若想获取真知识,当以务实的态度勤求索,并形成独立的思考能力,才是缓解“知识焦虑”的正确态度。(刘天放 职员)

加载更多>>
责任编辑: 冷媚
专题 更多>>
国内 更多>>

闻所未闻:青藏高原牦牛...

中国农科院24日公布其两年来“有代表性的”10项重大科技进展。其中,兰州畜牧与兽药研究所阎萍研究团队培育...

全国首个“高凤林工匠班...

5月18日上午,北华航天工业学院“高凤林工匠班”揭牌仪式在该校航天人才培训中心举行。

“藏粮于技”科技行动:...

中国农科院24日宣布启动“藏粮于技”等五大系列科研计划;其中“藏粮于技”科研计划将重点开展育种技术提升...

“新型医用金属材料及植...

5月22日至23日,在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相关专项的大力支持下,由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医疗器械技术审评中心...

农业农村部发布2019年第...

近日,农业农村部组织完成了2019年第一季度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例行监测(风险监测)。

科报集萃 更多>>

中日大学展暨论坛:近百...

本次论坛共有40多所日本大中院校正副校长、以及科研机构和企业负责人等230余人抵蓉;来自46所中国大中院校的...

我国高发癌症疾病谱和西...

在肺癌的驱动基因中,表皮生长因子且突变的EGFR在我国肺癌整体发生率为40%,女性的乳腺癌发生率为60%,远高...

你懂麻醉吗?麻醉不仅是...

镇静、镇痛易理解,肌松是什么?他真的那么重要?

首例“暗刷流量”案在北...

常某诉许某暗刷流量案件,23日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,该案涉及通过购买网络暗刷服务提高游戏点击量...